二胎父母:全凭一口仙气吊着


小土叨叨:最近连续发了长文,怕大家有点看累了,今天来点不一样的换换口味。这篇的作者是我家队友,也就是蛋蛋和定定的爸爸,俗称淡定 支付 之父。

那时候我转他文章,评论里就有 很多人说让他开个号,我当时想,这也太闲得慌了,都是一家人,左手倒右手有啥意思。但是后来还是想着,他乐意写啥,在他自己地盘上写,总是自由点的,不然每次为了改他的稿子,我们总要吵一下。

今天转载他最新的一篇,给他点鼓励,也供大家乐一乐。本故事有部分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哈。

二胎父母:

全凭一口仙气吊着

by淡定之父

有那么一段时间,

我的大儿子蛋蛋一直以为,

我和他妈妈,

是因为生了他,才互相认识的。

据说儿童阶段都会有那么一阵,

自我中心的心理时期,

我小的时候,

就坚信自己是皇室的后裔,

后来发现,

中国历史上好像没什么姓张的正牌皇帝。

幸好历史是副科,

我吹的牛一直也没有被同学发现。

蛋蛋也喜欢吹牛,

有一次,

蛋蛋和他的小伙伴一起吃肯德基,

我带着蛋蛋,

小伙伴是他妈妈陪着来的,

吃着吃着,

两个男孩子开始对着吹牛,

蛋蛋说,

你知道吗,

我妈妈生我的时候,

疼的都哭了呢。

小伙伴冷笑了一声,

高声说道,

那有什么了不起,

你知道吗,

我妈妈生完我,

好几天都拉不出屎。

整个肯德基餐厅,

一下子就安静了。

近乎凝固的空气里,

还隐约飘着吮指鸡的香味。

小伙伴的妈妈,

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眼神慌张的看着我,

我想,

这个时候,

就是展示我超高情商的机会了,

我决定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给彼此留一个今后相见的机会,

于是我假装在看手机,

慢慢站起来往外走,

一边走,

一边面如平湖地问蛋蛋,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呀?

聊的这么开心,

你和小朋友继续玩,

爸爸去上个厕所,

爸爸也好几天没拉了。

我老婆生蛋蛋那天,

据说确实疼的哭了。

我问她疼起来是什么感觉,

她说就像每隔几分钟,

被闪电劈中一次。

我们去的是一个比较小的妇产医院,

家属不能进产房陪产,

我和丈母娘,

还有另外几个产妇的家属,

就等在大门外的走廊里,

时不时的,

听到里面有产妇在尖叫咆哮,

声音已经走形,

听不出来尖叫的是谁。

我们几个准爸爸就互相对视一眼,

心里都希望,

刚才惨叫的是对方的老婆。

我心里感慨,

没想到如此惊悚的声音。

竟来自这样一个,

诞生喜悦与希望的地方。

还没等我感慨完,

护士丢出一张单子,

说我老婆要求无痛分娩,

让我赶紧下楼交费。

我刚接过单子,

丈母娘拦住我说,

先不要去交钱,

关键时刻,

要什么无痛分娩,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意志品质一点也不坚强。

我也不敢跟丈母娘辩论,

就哄着她说,

我去楼下上厕所,

我好几天没拉了。

走到楼梯口,

还依稀听到她在身后说我,

关键时刻,

上什么厕所,

意志品质一点也不坚强。

到了缴费窗口,

无痛分娩是自费项目,

只收现金。

那是2013年,

移动支付还不流行,

我只有信用卡。

关键时刻,

幸好表妹佳佳带了现金,

无痛分娩终于打上了。

佳佳告诉我,

她准备现金。

本来是等着小宝宝出生发红包的,

她表示,既然这样,

无痛分娩的钱就当做红包了,

不用还了。

所以,蛋蛋在他出生前的一小时,

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红包,

1260元。

蛋蛋出生几个月大的时候,

最折磨人的就是睡觉。

他的睡眠一度成为玄学,

我妈甚至嘱咐我,

孩子睡觉的时候,

大人心里想事情,

不能想有声音的事情,

否则就会把蛋蛋吵醒。

其实一开始,

我妈是极度自信的,

她说,奶奶会唱一首东北摇篮曲,

月儿明,风儿静,

树荫遮窗棂,

我妈说我小时候,

一听这个歌儿就睡着。

我老婆说,

太好了,妈妈,

那你赶紧来我们卧室试试。

我妈就抱起蛋蛋试唱了一圈。

月儿明,风儿静,

树荫遮窗棂。

果然,

我在旁边一听就睡着了。

我是睡了,

蛋蛋却听的精神矍铄。

我妈抱着他,在卧室了走了能有几公里,

我一觉都醒来了,

蛋蛋还是双目炯炯有神。

我醒来时,

哄睡的人已经由我妈变成我老婆,

她也唱,

月儿静,风儿明,

我妈刚才不知道唱了多少遍。

我老婆都学会了。

我说,再哄一会儿,

月儿都要下山了,

我老婆瞪我一眼,

咬着牙恨恨地继续唱,

树荫遮窗棂。

果然,

我一听就又睡着了。

再醒来,

天已经蒙蒙发亮。

站在蛋蛋床边哄睡的人,

又由我27岁的老婆,

变成了57岁的老妈。

恍惚间,

我以为我睡了30年。

也正因为蛋蛋的睡眠问题,

让我老婆走了不同寻常的职业之路。

2014年,她从公司辞职,

大半年以后,我工作调动,

全家搬去了美国。

那时候蛋蛋大概两岁,

一到美国就迷恋上了英文的儿歌。

他那时连“How are you”都还不会,

但是却能把“Wheels on the bus”整首歌背着唱下来。

他应该不懂单词的意思,

是把一个一个音节硬记下来的。

现在小儿子定定3岁,

也是每天听“Wheels on the bus”

我妈说,

喜欢听的歌都一样,

肯定遗传他哥哥。

我觉得我妈用的词不对,

但是我妈每天给我带孩子,

我也不敢说什么。

“遗传”这个词,

用法还是要注意一点。

上次有个读者给我留言,

说定定这个孩子很有趣,

一定是继承了爸爸的幽默感。

截图自百度百科

我查了一下“继承”的意思。

决定还是鼓起勇气,

纠正了这位读者的留言,

挽回了我自己的生命。

定定的幽默主要是蠢萌,

蛋蛋则经常是聪明过了头。

疫情期间,蛋蛋上网课,

他为了能逃课,

用iPad对着自己,

拍了一张盯着屏幕的自拍,

然后在上课的软件里,

把这张自拍设置成了自己的视频背景图。

这样就算他上课时,

从屏幕前溜走,

老师看到学生那面的图像,

也仍然是蛋蛋巍然不动的盯着屏幕。

我发现后也不禁哑然,

我儿真乃麒麟之才。

蛋蛋给自己设置的画面背景图,我从他的iPad 照片里翻出来的

我以前也会逃课,

不过那也是上中学以后了,

我不喜欢上晚自习,

经常在晚自习前,去给班级倒垃圾,

然后借机在外面晃半个小时。

倒垃圾这件事情实在太抢手,

一个小垃圾桶,

往往要两三个男生抬着。

有一次晚自习,

我倒完垃圾,

隔着学校围墙的铁栅栏买了个煎饼果子,

准备躲到大垃圾箱后面吃。

我一钻到后面,

就看到我们班主任王老师,

蹲在垃圾箱后面偷着抽烟。

王老师看到我,

掐了烟说,

这么胖了,还吃。

前几个月,

蛋蛋在家吃得多,动得少,

身材也明显发胖了。

我有些担心,

吃饭的时候,

我会跟蛋蛋说,

差不多行了,不要吃太多。

我妈就不乐意了,

她说,孩子正在换牙呢,

需要补充营养。

我不知道换个牙,

需要多少营养。

估计,和剪指甲需要的营养差不多吧。

蛋蛋有了奶奶撑腰,

就继续大快朵颐,

还冲我来了个胜利的微笑,

一咧嘴就露出来缺失的门牙。

蛋蛋也有调皮捣蛋,

惹他奶奶发怒的时候。

我妈生气,

就会冲着我们夫妻俩抱怨,

“这孩子太调皮太不懂事了,

也不知道是像谁。”

然后,她会再补充一句。

“反正他爸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我觉得我妈最后这句,含沙射影,

运用的不太高明。

我偷偷观察了一下我老婆,

她仍然面带微笑,丝毫不以为意。

我暗暗点赞,

修养真好。

随后我的腰间就传来一阵剧痛,

应该是老婆掐的。

我老婆说的没错,

像闪电劈中一样。

晚上我和蛋蛋谈话,

告诉他,不能这么淘气了,

你长大了,要懂事了。

蛋蛋问我,

为什么长大了就要懂事。

你都已经是大人了,

我看你也不太懂事啊。

紧接着他又问我,

人到底是,

先长大了,再懂事的,

还是先懂事了,才长大呢?

我想了想,对蛋蛋说,

都九点了,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要保证充足的睡眠和休息,

你正在换牙呢。

上小学以后,

蛋蛋的认知水平,

明显变得不一样了。

他的快乐和烦恼,

都开始变得复杂。

我曾问他,

最快乐的时候是什么?

他说,是晚上听到爸爸妈妈回家的时候,

我问,为什么是“听到”?

他说,听见开门的声音,听见脚步声,

感觉应该是爸妈回家,

那种期待的感觉,才是最快乐的。

我又问他,

那最不快乐的呢?

他说,最不快乐是小时候。

我问,为什么是小时候?

蛋蛋说,

小时候,妈妈为了生我,

把她都疼哭了。

(全文完)

队友的号

每次他发文章,评论里都有人说建议去脱口秀大会,说实话,我还真撺掇过他去试试,不是为了啥,只是觉得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可惜报名石沉大海,后来我还发朋友圈问谁认识李诞♀

如果笑了,

就帮他超越下在看数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t36最新在线体育_bet36体育网站_bet36最新体育网站 » 二胎父母:全凭一口仙气吊着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